共产党如何度 过史上最艰难的新年

杏彩登录 admin 评论

收藏() 评论() 字体: 大 / 中 / 小 新年迎新送旧,承前启后,然而事实总未必遂人愿。 从大格局看,中国历史固然辉煌,但低谷也不断。尤其是近代,经历生死存亡之考验。那样的低谷足以摧毁很多国家和民族。一旦沉沦,万劫不复。事实上历史上那些消失的

收藏() 评论() 字体: / /

  新年迎新送旧,承前启后,然而事实总未必遂人愿。

  从大格局看,中国历史固然辉煌,但低谷也不断。尤其是近代,经历生死存亡之考验。那样的低谷足以摧毁很多国家和民族。一旦沉沦,万劫不复。事实上历史上那些消失的民族或国家,就是无法逾越历史的低谷。而一旦逾越,就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能量。

  中国近代史实际就完成这样一个低谷中的跨度。其中关键的因素,就是中共。

共产党如何度 过史上最艰难的新年

  中共诞生在中国历史的低谷之中,彻底改变历史局势,逆境向上,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党发展成如今全球第一大政党,过程相当辉煌。但中共历史也不是一帆风顺,其过程同样劫难重重。纵观中共历史,最大困境在长征之初。

  1935年元旦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困境的一个元旦,那么是如何度过的?

  中共在1934年因为博古左倾,试图照搬苏联高大上的模板,看不见中国小山沟现实,丢了绝大多数根据地。中共中央被迫离开中央苏区,战略转移,也就是后来的长征。中共历史上,大大小小的转移好几次,长征是最关键的一次战略转移。

  所谓战略转移,如果接下来能再次崛起,那就是励志;否则就是失败。

  长征之初还算顺利,连续攻克国军三道封锁线,但也付出巨大代价——让蒋介石知道了红军想去湘西,与贺龙领导的红军会师。对蒋介石来说,剩下的就是调动资源围追堵截,利用湘江的阻隔把共军就地消灭掉。中央红军主力部队,突破前三道封锁线,到湘江之畔时大约有八万人。残酷的湘江之战开始了。

  共军长征,历时一年,大小百战,惟湘江之战最为惨烈。

  共军从1927年建军,大小战争无数,惟湘江之战损失最为惨重。

  军事是流血的政治。军事失败,首先是政治失败。在博古书生脑袋中,所谓战略转移,就是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,类似于搬家。在博古的领导下,他们把盆盆罐罐全部家当搬走。大到印刷机,小到尿盆,统统搬走。有些笨重的机器需要几十人台,还要更多的人马前后保护。中央成立中央纵队负责搬家,第一梯队三千人,搬运各种机械设备。第二梯队六千人,负责搬运各种大大小小的箱子。如此一来,一万能征善战的精兵变成了无用的轿夫。

  在这个庞大拖沓的中央纵队周围:林彪的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的红三军团为左右前锋,负责开路;新组建的红八军团和红九军团负责两翼;红五军团殿后。

  这是什么节奏?从搬家的角度讲,很正常;从军事角度看,送死的节奏。

  按照博古那一套,共军主力在根据地中都无法生存,离开根据地之后处境更为艰难,却行动更为僵化缓慢,每天走二三十公里。所以彭德怀才说:“这样抬着棺材走路,哪像个打仗的样子!”

  如果不是国军内部有矛盾,共军将付出更大代价。

  蒋介石的计策:让桂军在湘江边阻击共军,其他部队压迫共军由龙虎关进入广西。到时候广西兵力不足,难以应对共军,蒋系中央军顺势进入广西,顺便解决桂系。

  这个计策一石二鸟。但桂军指挥官白崇禧号称小诸葛,跟蒋介石斗法多年,识破蒋介石的毒计,改变策略,对共军“不拦头,不斩腰,只击尾”,也就是让开正面,占领侧翼,促使共军早日远离广西再作打算。

  11月27号夜,林彪的红一军团抓住机会,迅速渡过湘江,控制界首和觉山铺之间三十多公里渡河点,并在渡河点由工兵架设浮桥,让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渡江。但中央纵队行动极慢,没有抓住机会。

  蒋介石见白崇禧猜中自己心思,满腔怒火给白崇禧发电报:“共匪势单力竭,行将就歼,贵部违令开放黔川通道,无异纵虎归山,设竟因此而死灰复燃,永为党国后患,千秋万世,公论之谓何?中正之外,其谁相信兄等与匪无私交耶?”白崇禧没办法,只好从让桂军全线出击。

  恶战从28号开打。论单兵作战能力,国军之中数桂军最强。朱德、彭德怀、刘伯承、粟裕等共军将帅对桂军评价颇高。林彪和彭德怀的队伍虽然战斗力很强,那也是运动起来才强。在湘江两岸,基本上动不了。因为他们动一动,湘江渡口就会失守,中共中央也会被困死在那一带。一旦定下来,最大的优势就丧失了。国军有飞机,还有重型武器,相当于打固定靶。

  血战两昼夜之后,一军团损失很大,但只是开始。湘军绕到红一军团背后,两面夹击。林彪非常被动。危险之际,林彪和聂荣臻都拔出枪。高级将领杨成武都负了伤。30号夜里,林彪和聂荣臻给军委发电报,内容翻译成白话就是:各位大爷,走快点吧,再晚就撑不住了。

  另一边的红三军团面对桂军主力损失同样参照,仅第十团团长就前后牺牲两个,十八团则全军覆没。战斗从未有过的惨烈。但却不能动。

  湘江之战是彭德怀和林彪军事生涯中最憋屈的一战。两个最精锐的军团不停流血牺牲,却迟迟等不到中央纵队。所谓书生误事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直到12月7号,中央纵队才算渡过湘江。

  从十一月二十七号到十二月七号,前后十天时间,干嘛去了?慢慢走呗。

  湘江之战结果: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损失过半,殿后的红五军团只剩下一个师,红八军团只剩下一千人,红九军团只剩下三千人。红军总人数只剩下三万人。

  如此战损率前所未有,后所未有。如此挫折,见所未见。

  怎么办?

  不论是什么样的团队,领导人都需要业绩支撑的。领导人的信用,是建立在取得成绩上,而不是带领大家走向灾难。那种情况下,刚愎自用的李德几近崩溃,时不时拿枪在自己脑门上比划几下;连天才的林彪心情都抑郁到极点。

  生死存亡之际,恰恰是考验组织应变能力的时刻。这个时候,组织内部的精英则团结一致做了一个精确的决策,把原本被边缘化的毛泽东推上舞台中央。

  毛泽东的心思如何呢?没有留下准确的资料记载。但他留下了《十六字令》三首,做了如下描述。

  山,快马加鞭未下鞍;

  惊回首,离天三尺三。

  山,倒海翻江卷巨澜;

  奔腾急,万马战犹酣。

  山,刺破青天锷未残;

  天欲堕,赖以拄其间。

  ——纯粹的惊涛骇浪。毛泽东诗词中,要么大气磅礴,要么气定神闲。这种紧张急迫的情绪极为罕见。其实也不难理解。当时队伍的处境就是如此凶险难测。

  换句话说,组织艰难时刻,要找到正确领导。

  那么毛泽东和博古比起来有什么差别?

  其实就是领导方式的差别。毛泽东比博古更熟悉中国,更熟悉中共与共军,更能做出正确的领导方式。

  毛泽东的方式是,建议大家放弃去湘西,改向贵州方向进军,避开国军层层布防的包围圈,为组织赢得一线生机。

共产党如何度 过史上最艰难的新年

杏彩登录_金蟾蜍捕鱼:共产党如何度 过史上最艰难的新年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